额头的汗珠

你不喜欢我的时候 背影绝美。

你们就像离婚的夫妻   我不懂也羡慕不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只有善良的样子都一样欠揍。

总好过朋友也没得做

睡了这么久也够了    醒醒

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敢用正眼看人了

侥幸  断了才在意


就像从冰窟窿里爬出来一样


虽然前路依旧很冷


但似乎把手插进口袋  便能走的分外从容。


畏畏缩缩的小钢炮


僵局